新聞熱線:0931-8486893
廣告熱線:13919392204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新網甘肅新聞正文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制> 正文內容
女縣長主政貧困縣5年受賄1400多萬 到案后退還贓款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30日 09:55    來源:檢察日報
分享到:

  彭雙彥在擔任甘肅省渭源縣縣長期間,大刀闊斧把渭源縣的發展建設搞得紅紅火火,各類工程項目、商業機遇撲面而來,與之相伴,形形色色的開發商、企業主也爭相向其靠攏——主政深度貧困縣五年受賄1400多萬

被告人彭雙彥受審
被告人彭雙彥受審

  “被告人彭雙彥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120萬元,違法所得人民幣1487萬元予以沒收……”6月26日,聽到法院的判決,彭雙彥神色平靜而凝重。對于11年的牢獄生活,她似乎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盡管在2011年就已經卸任了甘肅省渭源縣縣長的職務,升任為定西市政協副主席,但對于縣長位子上經歷的那5年,彭雙彥忘不掉,更不敢忘掉。正是那5年的“瘋狂”,讓她最終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1.咖啡館里的手提袋

  蟻穴失察,必崩大堤。

  渭源縣隸屬于甘肅省定西市,黃河最大支流渭河發源于境內鳥鼠山,盛產馬鈴薯和黨參等中藥材,有“中國馬鈴薯良種之鄉”之稱,當地盛產的“渭源白條黨參”是國家有關部門實施農產品地理標志登記保護的農產品。然而,特色農產品并沒有為當地帶來豐厚的經濟效益,渭源縣屬于深度貧困縣,是甘肅省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

  彭雙彥的仕途正是在渭源縣步入了輝煌。2006年11月,彭雙彥擔任渭源縣委副書記、代縣長,2007年1月任渭源縣委副書記、縣長。一直到2011年11月調到定西市擔任市政協副主席,彭雙彥在渭源縣主政5年之久。任職期間,彭雙彥展現出了過人的改革魄力,她大刀闊斧推進工作,使城市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應當說,正是在渭源縣主政的這5年,彭雙彥的各方面能力得到充分展現,也讓她收獲了人生中最光輝的歲月。

  當上縣長,掌握了真正的權力,彭雙彥的內心也開始悄然發生變化。她主政期間,渭源縣的發展建設搞得紅紅火火,各類工程項目、商業機遇撲面而來,與之相伴的是,形形色色的開發商、企業主也爭相向彭雙彥靠攏。

  在渭源縣這個隴中小城,開發項目的數量無法與大城市相比,除房地產項目外,大多數項目都是由政府管理或投資興建。為了順利承攬到政府投資工程,很多老板都盯上了擔任縣長的彭雙彥。2007年,渭源縣決定新建縣委縣政府辦公大樓。消息傳出后,某建筑工程公司經理楊某第一時間到縣長辦公室拜訪了彭雙彥,并提出把工程交給他做。彭雙彥最終被楊某的誠意打動。

  順利承攬到縣委縣政府辦公大樓建設項目后,楊某約彭雙彥在蘭州市中山路的一間咖啡館見了面。當天,楊某將40萬元現金裝在五糧液酒的手提袋里交給了彭雙彥,并表示:“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感謝您把縣委縣政府辦公大樓的工程讓我們做。”彭雙彥沒有推辭就把手提袋接了過去。

  打通了彭雙彥這層關系后,楊某在渭源縣承攬工程順利了許多,而楊某也表現得十分“懂事”,每次都會約彭雙彥在蘭州市中山路的咖啡館或茶館見面,奉上一個用報紙蓋好的五糧液酒的手提袋。“裝在酒袋里比較隱蔽,不顯眼,在別人看來我提的是酒,所以我就專門準備了裝酒的手提袋來送錢。”楊某后來向偵查人員如是說。2008年初,楊某為了承攬渭源縣醫院建設項目,又在咖啡館送給彭雙彥現金60萬元。那一次,楊某又順利中標。2009年初,楊某為了承攬渭源縣河橋路建設工程,再次在咖啡館送給彭雙彥現金100萬元。同年,楊某為了承攬當地藥材市場一期建設工程,還是在咖啡館送給彭雙彥現金100萬元。2010年下半年,為了承攬藥材市場二期項目,楊某在蘭州市的一家茶館送給彭雙彥現金100萬元。

  楊某對于送給彭雙彥的400萬元有著自己的理由。他說:“彭雙彥是渭源縣的縣長,職權比較大,能決定工程由哪個公司做,對縣上的事情有決定權和領導權,反正每次送錢以后,我向她提出想得到工程和土地等要求,她都能幫助解決。”

  2.伸手就要200萬

  貪似火,不遏則燎原。

  第一次收受賄賂,彭雙彥也曾感到不安,感到害怕,但看著似乎已經平安落入口袋的巨額賄賂款,品嘗到權力帶來的甜頭后,魔盒便就此打開,貪欲再很難束縛。到了后來,彭雙彥對于受賄這件事,幾乎是來者不拒、無所顧忌。

  隨著時間的推移,彭雙彥的胃口越來越大。卷宗顯示,其任職期間最大的一筆受賄款來自于2010年。那年,某房地產公司總經理程某為開發房地產項目,欲購買渭源縣粉絲廠和淀粉廠的土地。2010年11月的一天,程某專程到彭雙彥辦公室,希望她能幫忙把地價降低一些。彭雙彥聽后,伸出兩個手指頭并說“200”,程某明白她的意思,想要200萬元。對于送錢,程某早有心理準備,按行業規則,他估摸著給彭雙彥幾十萬元就能搞定,沒想到彭雙彥伸手就要200萬元,這令程某頗感意外。

  為了低價拿到土地,程某最終還是湊了200萬元,裝在一個旅行箱里送到了彭雙彥的宿舍。約一周后,程某再次找到彭雙彥談降低地價和減免稅費的事時,彭雙彥又暗示還要100萬元。程某考慮彭雙彥已表態盡力幫忙降低地價,按規矩應該感謝人家,只要事情能辦成,也不差這100萬元,于是再次將100萬元裝在一個裝水果的紙箱子里送給了彭雙彥。

  對于最后的地價,程某卻認為并沒有降下來,但彭雙彥在供述中表示:“程某是按照之前縣政府常務會上定的最低價拿到了這兩塊地,同時在項目審批、后期開發等環節,我也給了他很多幫助。”

  3.在貪欲支配下沉淪

  小賄不拒,定成巨貪。

  單筆上百萬元的巨額賄賂和請托事項并非彭雙彥受賄的全部,對于小額的賄賂她也不拒絕,而且總是“很有信譽”地為請托人辦成事。掌舵一縣的彭雙彥,因貪欲之害一步步淪為權力的附庸,最終走上了被告人席。

  渭源縣某建筑公司項目部經理高某為了能在項目承攬和進行中得到彭雙彥的照顧,先后兩次各行賄5萬元。10萬元的付出也有了回報,高某得到了教育系統的一些基建小項目,工程結算和驗收也都順利進行。景某在承包渭源縣污水處理工程時,因工程進展緩慢,便向彭雙彥送了20萬元。錢送出后,效果很快顯現,有關部門積極配合工程,工程預付款撥款進度也進一步加快。而景某也知恩圖報,在之后幾年的過年期間先后4次以拜年為名送給彭雙彥現金共計7萬元,彭雙彥均一一笑納。

  精明強干的女縣長在貪欲的支配下一步步沉淪,到了后來,甚至主動暗示前來辦事的老板。

  2010年底,私企老板張某在和彭雙彥打牌時表達了“想找點活干,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就對我說”的想法,彭雙彥當場表示她想買房子。幾天后,張某準備了30萬元現金“借”給了彭雙彥。幾個月后再次打牌的時候,彭雙彥告訴張某有一段公路要修,讓他報名參加招標,張某參加后順利中標。“我給她送錢這種事我們都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給她送錢,她也給我幫忙了,不存在還不還的問題。”張某說。

  彭雙彥離開渭源縣縣長的崗位后,權力并未過期,而程某也向辦案人員談到了另一件事。2012年中秋節前后,已經升任定西市政協副主席的彭雙彥對程某表示,她兒子買車缺錢,問程某能不能幫忙解決一下,程某遂向彭雙彥提供的銀行卡上轉了30萬元。

  “彭雙彥在渭源任縣長多年,當時又是定西市的領導,我不能得罪她,就給了她這30萬元,還有就是希望能繼續得到她的幫助,至少是不希望她壞我公司的事。”對于為何向已經離開渭源縣主要領導崗位的彭雙彥送錢,程某向辦案人員如是表示。

  4.到案后退還全部贓款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彭雙彥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2011年11月,彭雙彥從渭源縣縣長升任定西市政協副主席。2017年4月,甘肅省紀委向甘肅省檢察院移送了定西市政協原副主席彭雙彥涉嫌違法犯罪線索。2017年5月,甘肅省檢察院指定白銀市檢察院管轄彭雙彥涉嫌職務犯罪線索。白銀市檢察院立案偵查后,以彭雙彥涉嫌受賄罪對其刑事拘留,后經甘肅省檢察院批準,對彭雙彥依法決定逮捕。到案后的彭雙彥積極配合偵查,全面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并給其丈夫寫了一封信,讓他配合檢察機關退繳贓款。最終,其違法所得全部退還。

  2017年10月案件偵查終結后,經指定,會寧縣檢察院于2017年12月6日以彭雙彥涉嫌受賄罪向會寧縣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2月1日,會寧縣法院開庭審理了該案。

  據會寧縣檢察院起訴書指控,彭雙彥在擔任渭源縣縣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數十次收受11人賄賂共計人民幣1487萬元。行賄的11人大多為企業老板,而行賄人也如愿以償地在工程承攬、土地規劃上得到了好處。

  對于彭雙彥收受錢財的性質,會寧縣檢察院檢察官尉霞琴在發表公訴意見時指出:現有證據證實,行賄人所送財物的指向是被告人彭雙彥的職權,是希望被告人彭雙彥利用縣長的職權為他們在工程承攬、招投標、項目規劃審批上謀取利益,而被告人彭雙彥確實利用職權為行賄人謀取了利益,其行為完全符合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特征。

  因案情復雜,法院延長審限,案件中止審理。2019年6月26日,會寧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彭雙彥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20萬元,扣押在案的違法所得1487萬元上繳國庫。

  ◎檢察長說案

  貧困縣也可能成為腐敗高發區

  甘肅省會寧縣檢察院檢察長 蘇俊國

  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黨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應該把手中的權力用來為人民謀利益。然而,在金錢的腐蝕下,彭雙彥的貪欲占據了上風,她的黨性在頭腦中逐漸淡化,原則在為官理念中逐漸變質,權力在她手中逐漸膨脹并異化,最終變成為個人撈取錢財的籌碼。縱觀全案,正是彭雙彥個人的腐化墮落,才為那些投其所好、用非法手段獲取利益的人提供了拉攏腐蝕的可乘之機。從這個角度來說,沒有樹牢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不能從思想上拒腐防變,是彭雙彥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

  彭雙彥受賄案雖然落下了帷幕,但見到昔日的女縣長站在了被告人席上,我們的內心難以平靜。在隴中小城渭源這個國家級貧困縣里,1487萬元是當地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貧困并非與腐敗無緣,即使在貧困縣,無論是基建后勤、土地拍賣,還是項目審批,也都可能成為腐敗的高發區。

  同時,透過彭雙彥受賄案的表象,我們還會發現“一把手”職務犯罪的一個特點,即自上而下的單向權力管理體制產生了權力監管的盲點,導致權力失去監督制約引發腐敗,彭雙彥受賄1400多萬元案也難出此圈。

  有權不任性,用權不放縱。領導干部應該作秉公用權、依法用權、廉潔用權的表率。黨中央正在大力推進脫貧攻堅,同時也在構建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范機制、不想腐的保障機制,相信像“隴中苦甲天下”渭源縣一般的貧困縣,一定會在一片朗朗乾坤、風清氣正中走上康莊大道。

  南茂林 高岳山

     甘肅新聞網
【編輯:劉薛梅】
分享到:

>>推薦視頻

>>推薦要聞

>>推薦熱圖

>>海外媒體刊甘肅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京ICP備:05004340號-1]

内蒙古时时视频